文章報導
Stories

巨星特寫
首頁 / 巨星特寫

2022-02-26

Daniil Medvedev

Daniil Medvedev 天王退位,總理登基》
 
世界男網球王位置被四大天王壟斷18年後,即將在228當天換人坐!人在墨西哥阿卡普科市參賽的俄國名將Daniil Medvedev,拜現任球王Novak Djokovic在杜拜網賽八強落敗之賜,2月28日將成為ATP在1973年設立排名制度以來,第27位登上球王寶座之人,Djokovic長達361周排名第一的史上最多紀錄,也暫告一段落。
 
現年26歲的Medvedev步上1999年同胞Yevgeny Kafelnikov和 2000-01年Marat Safin後塵,成為第三位躍居男網世界第一的俄羅斯人,他也是2004年Andy Roddick之後,首位非四大天王的球王。自Djokovic在2011年7月第一次登頂,Medvedev和Andy Murray是唯二的新科世界第一。
 
自Roger Federer在2004年2月2日擠下美國重砲Roddick,搶下世界第一,他和Rafael Nadal、Djokovic、Murray便輪流盤據球王寶座,其他人只能爭第二。Medvedev去年在美國公開賽奪下生涯首座大滿貫,今年初在澳網連續第二年屈居亞軍;由於Djokovic未打疫苗,無緣衛冕澳網,分數被倒扣下,又在杜拜提前出局,只能拱手讓出世界第一。
 
儘管Medvedev在阿卡普科準決賽以直落二再度不敵Nadal,仍未影響兩天後的登基大典。事實上,身高198公分的Medvedev是在八強迎戰日本西岡良仁前夕,因手機祝賀訊息不斷跳出,才知道自己即將成為球王。


在阿卡普科準決賽再度敗給Nadal
 
在杜拜淘汰Djokovic,完成助攻的捷克左撇子Jiri Vesely表示:「能有新的世界第一是件好事,Novak是一位了不起的冠軍,但網球需要有新世代及新的世界第一。」
 
Medvedev幼年時期不僅會游泳、踢足球,還會畫畫、彈琴、彈吉他、下棋,可說文武雙全,詩琴書畫樣樣精通。不像許多網壇前輩的網球之路均由父母鋪設,Medvedev的爸媽和網球毫無淵源,是在兒子6歲時去游泳時,無意間看到泳池牆上貼的網球班招生廣告,才一腳踏入網球世界。
 
Medvedev回憶:「我爸很早就認為我的網球會有未來,但我從沒這麼想過。我媽每天帶我去參加各種不同活動,所以我才會多才多藝。沒過多久,網球逐漸取代我其他的興趣,也佔據我大部分時間,但我花在學校功課的時間還是很多。」
 
莫斯科出生的Medvedev 小學是在一所英文學校就讀,當時功課很多,還必須請家教才能聽懂老師說什麼。7年級時,他進入一間私立學堂學習物理和數學,「我對讀書很有興趣,雖和運動無關,競爭還是很激烈,班上有20位同學,我一直想要名列前茅,但最好只獲第三名。」
 
在此同時,Medvedev的網球成績有了起色,14歲進入俄羅斯青少年國家隊,還被經紀公司IMG納入旗下,可惜讀書和打球無法兼顧,他在青少年時期的成績雖然不算太差,世界排名最高曾居13,但在大滿貫青少年賽事最好只打進16強,連八強大門都沒碰過,4年後離開IMG,轉向另一家經紀公司。


17歲時的青澀模樣
 
Medvedev青少年成績不夠突出,原因之一或許和讀書佔據他許多時間有關,加上沒有專業教練指導,缺乏技術和體能的訓練,導致揮拍動作有些詭異,但頑強的鬥志卻彌補了一切。一位曾經教過他的俄羅斯教練Igor Chelyshev回想首次看到Medvedev的印象:「他協調性不足,不過是一位願意奮戰到底的戰士,隨時準備累死對手。」
 
14至18歲之間,Medvedev每年都會獲得葉爾欽基金會提供1萬5000歐元的獎學金,減輕不少家中經濟負擔。不過轉入職業之初,他的成績並不理想,老爸一度寫信給俄國億萬富豪Gennady Timchenko,以及與他同姓的俄羅斯總理Dmitry Medvedev,詢問能否提供幫助,這也是Medvedev外號「總理」的由來。


因為和俄羅斯前總理Dmitry Medvedev同姓,所以外號總理
 
可惜的是,Medvedev老爸多方尋求贊助始終沒有下文,年輕的Medvedev一度考慮轉籍哈薩克,最後因條件談不攏而無疾而終。哈薩克網協副主席Yuri Polsky說:「那是發生在Medvedev排名還在200名之外時,當時是他主動提出,我們認為他極具潛力,已考慮讓他入籍,但俄羅斯網協最後搶人成功。」
 
據了解,許多哈薩克網球選手都是從俄羅斯轉籍過來,男女都有,包括Mikhail Kukushkin、Andrey Golubev、Yuri Shchukin、Evgeny Korolev、Yaroslava Shvedova 、Galina Voskoboeva,其中最成功的案例首推目前ATP排名30的Alexander Bublik,今年二月才在法國蒙佩里耶(Montpellier)網賽摘下生涯首冠。
 
Medvedev揮拍動作和其他選手不太一樣,看起來有些奇怪:打反拍時,他的雙手非常靠近身體,似乎是想隱藏擊球方向;右手打正拍時,左手也是緊貼身體,而不是張開讓身體保持協調。「我看過許多對我擊球姿勢的評論,有一半說很醜,另一半說古怪。」Medvedev認為他的揮拍雖然類似業餘球員,但「古怪多於醜陋,或許某些人還喜歡。」


正拍擊球時,左手緊貼身體,造成動作古怪
 
說到擊球質量,不少人同意Medvedev贏球不靠致命武器,而是建立在來回對抽時不斷讓對手感到挫折,進而拖垮對手體力與耐力。他說:「我沒有可以致命的一拍,我的發球不差,但很少超過時速130英哩(208公里),正反拍都很穩定,我的戰術就是讓對手痛苦。」
 
2020美網冠軍Dominic Thiem談起這位身材高大的俄羅斯對手:「他的正反拍幾乎不會失誤,紅土比較好對付,但在硬地上,無論再強的上旋或低低的切球都難不倒他,他就是不失誤,你感覺每一球都必須要經過2、30拍才能分出勝負。」
 
和Medvedev之前9度對陣吞下7敗的希臘男神Stefanos Tsitsipas形容這位俄國人就像一條有八隻腳的章魚:「他的打法非常奇怪,有時擊球又平又低,不給你角度攻擊,他就是會讓你感到不舒服,讓你在不知道為何會失誤的情況下失誤。我稱他章魚是有原因的,因為沒有太多人像他一樣,幾乎每一球都能救到,就像身上多長了好幾隻腳。」


被Tsitsipas(右)形容是一條章魚
 
面對Nadal或Djokovic等頂尖高手,Medvedev還有另一絕招,就是不斷以相同方向回擊來球,讓對手彷彿打向一面牆而失去耐性。這個打法除了以借力回擊,減少強攻產生的失誤,同時也和對手比耐心,看看誰先按耐不住而率先變線,或是誰在多拍來回中先出現漏洞。
 
自爆幾年前曾有自殘與自殺傾向的澳洲「壞小子」Nick Kyrgios,今年澳網賽前表示:「如果你問巡迴賽的所有人,大家都認為Medvedev是當今最佳選手。他太穩了,每一局都展現超強穩定度,無論比數多少或壓力多大,他的自信讓他絕不會失常。」
 
不過,Medvedev的自信並非與生俱來,而是經過無數比賽磨練,嘗過無數失敗苦果才慢慢培養出來。
 
沒有太多人記得,目前擁有13座ATP冠軍頭銜的Medvedev,2015年排名仍在300名之外默默無聞時,曾來台灣高雄參加125K的海碩盃挑戰賽,當時19歲的他在會外賽第二輪以直落二擊敗何智仁,下一場卻因傷退賽,不僅積分半分未得,獎金也一毛都沒賺到。
 
多年後受訪時,Medvedev承認直到2017年之後,他才確立自己在網壇的方向。「青少年時我還不敢確定未來能否成為職業選手,所以花在學校的時間很多,例如準備讀大學,練球反而較少。但我又想想我還年輕,為何不衝一下?所以21歲接受法國教練Gilles Cervara全天候訓練,我和自己做了協議,如果幾年內打不出成績就不打了,最後卻打出來了。」


自2017年開始接受法國教練Cervara(右)指導
 
2019是 Medvedev成績大躍進的一年,他闖進包括美網在內的9項決賽,包括連續6站決賽,贏得其中4冠,包括辛辛那提和上海兩個1000分級的大師賽,獎金進帳創下生涯新高的790萬美元,經紀公司也重回IMG懷抱,他說:「沒有誰去找誰,一切很自然就發生了。」緊接著幾個大的贊助也隨之而來。
 
Medvedev透露:「我曾對自己沒什麼自信,懷疑我的體能、技術能否和其他人匹敵。當我在2020年贏得巴黎大師賽和年終賽,擊敗許多頂尖球員,我的自信終於回來,我心想沒有理由不再相信自己。」
 
2020年ATP年終賽,當時排名第4的Medvedev先後戰勝Alexander Zverev(7)Djokovic(1)、Diego Schwartzman(9)、 Nadal(2)、 Dominic Thiem(3),首度摘下年終賽冠軍,他也成為年終賽50年歷史上唯一一位擊敗世界前三名而奪冠之人。


2020贏得年終賽冠軍
 
IMG目前由兩位經紀人Oliver van Lindonk和Luic Martin處理Medvedev在俄國之外的事務,俄國市場由顧問Lev Kassil負責。這家全球最大運動經紀公司替Medvedev談妥的第一個贊助,就是把他原本穿的義大利球衣廠牌樂得(Lotto)改成法國廠牌鱷魚(Lacoste)。
 
2019年美國公開賽開打時,Medvedev剛和瑞士名錶播威(Bovet)簽下代言合約,美網決賽和蠻牛大戰五盤飲恨後,他又成為德國名車BMW俄羅斯分公司和Tinkoff銀行的代言人。Kassil表示:「IMG對於每一位運動員都有品牌策略,我們希望和贊助商維持長期合作,而不是只有短短幾年。」


成為名錶代言人
 
雖然不像四大天王全盛時期,每年廣告代言動輒千萬美元以上,Federer甚至在受疫情影響的2021年,場外收入還高達9000萬美元。專家估計,Medvedev每年至少可從球場之外進帳300至500萬美元,這和他當年剛出道時經濟拮倨的情況,簡直有如天壤之別。
 
18歲轉入職業的Medvedev直到2016年才獲得人生第一個主要贊助,那是一家沒有太多球迷認識的法國球拍廠牌 Tecnifibre,在台灣由天麥企業代理,目前還替新球王登基進行促銷。Medvedev當年說:「因為球拍是很重要的工具,剛換球拍的前兩個比賽沒有打好,我一度想說球拍可能白換了!但之後成績出來,心中疑惑才慢慢解除。」
 
2016年底,Medvedev世界排名從年初329進步到99,剛好擠進前百,獲得球拍廠商頒發5萬美元激勵獎金,「這獎金對我幫助很大,當時就算10歐元對我都很重要,因為我吃飯都找最便宜的。」Medvedev回首過往:「我還記得當年我在法國波爾多挑戰賽從會外賽打到會內賽贏兩輪,賺進獎金兩千多歐元(€2,480),才敢去餐廳點了有主菜的全套餐點。」
 
2016年,Medvedev獎金收入為16萬美元,2017年增加到75萬,2018年160萬,2019年790萬,2020年因疫情影響,減少至352萬,2021年又增加到近750萬美元,若連本周的阿卡普科獎金算在內,他的8年職業生涯獎金總收入已超過2500萬元,排名史上第14位。
 
和Djokovic、Zverev、Tsitsipas等頂尖球員一樣,會說俄文、法文、英文三國語言的Medvedev,目前和結婚3年多的太太Daria都是住在有避稅天堂之稱的摩納哥首都蒙地卡羅,此地除了天氣宜人,景色優美,主要是離他平常訓練的法國坎城和尼斯都很近。「但我覺得這裏不太像家,我的朋友大部分都是俄國人,只有當我回到莫斯科才有回家的感覺。」
 
去年3月,Medvedev的ATP排名首次來到世界第2,那是因為他在2020年尾和2021年初打出一波跨季20連勝,最後在澳網決賽輸給Djokovic,連勝才告終止。2021年,俄羅斯贏得年初ATP盃和年終台維斯盃,加上拉沃盃歐洲隊大勝世界隊,Medvedev一年內包辦三項團體賽勝利,不過讓他功成名就的賽事,還是美國公開賽。


2021率領俄羅斯第三次贏得台維斯盃
 
話說2016年,Medvedev在美國喬治亞州的一項挑戰級網賽因指控主審偏袒和他同膚色的對手Donald Young,遭到取消比賽資格。2019年美國公開賽第三輪,他和西班牙左撇子Feliciano Lopez交戰的第二盤,因為從球僮手上用力搶走毛巾加上怒甩球拍,被主審予以警告,當現場球迷飽以噓聲,他又疑似舉出中指,幾乎引爆整座球場。
 
面對紐約球迷的敵意,Medvedev不但沒有逃避,反而坦然面對,甚至慫恿球迷繼續噓他,他把觀眾對他不友善的舉動,化為前進的動力,一路闖進決賽,把蠻牛逼到第五盤後,才讓觀眾真正接受他。自2017年開始指導他的法國教練 Cervara,以一句話形容得意門生:「逆境讓他變得更好」(adversity makes him find the best in himself)
 
累積兩次大滿貫決賽飲恨教訓,Medvedev去年在美網決賽粉碎Djokovic企圖在同年囊括四大賽的全滿貫美夢,並成為2010年Nadal 之後,首位在美網奪冠之路只失一盤之人,他是近14年來美網第9位不同的男單冠軍,也是這段期間內,在紐約摘下生涯首座大滿貫的第5人。前4位分別是Juan Martin del Potro(2009)、Andy Murray(2012)、Marin Cilic(2014)、Dominic Thiem(2020)。


2021在美網贏得生涯首座大滿貫
 
Djokovic賽後說:「Daniil真的進步很多,我完全不驚訝他能贏得美國公開賽,他的發球強,控球佳,尤其平擊式反拍就像一面牆,幾乎不會失誤,正拍也進步不少。他很聰明,知道防守時該如何回擊,進攻時該如何壓迫對手,網前球也比以前好,所以該上網時他總是毫不猶豫,已經進化成全能型球員。」
 
通常Medvedev贏得比賽後沒有太多慶祝動作或表情,他曾說比較喜歡看別人的情緒反應,勝於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每次贏球,他只是看看觀眾或看向團隊成員。不過美網決賽獲勝的那一刻,他決定要給自己來個慶祝動作,也就是讓人一頭霧水的死魚動作。


美網決賽獲勝時做出死魚動作
 
他在記者會上解釋,在溫布頓期間,某晚他睡不著,於是想像自己贏了溫布頓,如果不慶祝的話會太無趣,所以想要來個特別的慶祝方式。有玩電玩FIFA的人都知道死魚慶祝是一個傳奇動作,所以他決定做出這個動作,讓他的朋友還有一起玩FIFA的人喜愛。
 
就在6、7年前,Medvedev還只是一位在曼谷50K挑戰賽輸給台灣選手莊吉生,連高雄海碩盃會內賽都打不進的無名小卒,對於未來徬徨無措;靠著對網球的執著與熱情,加上永不放棄的毅力,儘管在2022澳網決賽功虧一簣,失去成為世界第一的機會,但該來的還是會來,4周之後他不負重望,終於登上球王寶座,也宣告男網正式改朝換代。


2016年在曼谷挑戰賽敗給莊吉生。

Copyright © 2018 四維體育推廣教育基金會 Four Pillars Athletics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Back To Top